韩岔网

搜索
首页» 健康养生 2019年邀请送现金,年底将至,那些大佬们定下 “小目标”都实现了吗?

2019年邀请送现金,年底将至,那些大佬们定下 “小目标”都实现了吗?

发表于 2020-01-11 11:28:51

2019年邀请送现金,年底将至,那些大佬们定下 “小目标”都实现了吗?

2019年邀请送现金,提起2017年的年度热词,昔日首富王健林的那句“小目标”应该当之无愧。在《鲁豫有约》的节目上,王健林玩笑似的“先挣一个亿”刷爆了朋友圈,随后各路大佬相继跟风,纷纷喊出了自己的2017年小目标。

2017年行将结束,回顾过去一年,无论是动荡起伏的地产圈,还是千帆竞发的手机圈,亦或是方兴未艾的人工智能圈,似乎都已经物是人非。那么,一年前那些大佬们的小目标,现如今又有几个实现了呢?

首富圈:王健林vs马云的小目标

2017年对于万达来说是动荡的一年,也是艰难的一年。

连续三年蝉联中国首富的王健林,在2016年万达集团年会上做了一个万字报告,对过去一年辉煌成绩总结的同时,也顺带定下了2017年的“小目标”:颠覆万达地产模式,资产规模超过9000亿,集团营收突破2800亿。

因为第四季度的财报尚未出来,所以9000亿和2800亿的小目标还不好下定论,但今年的万达确实“颠覆”了万达。

从王健林的小目标来看,他是要再造一个万达,一个基于o2o、大数据、金融和娱乐产业的万达。为此,他开出了两剂药方:

其一,轻资产转型,房地产相关收入在未来缩减至集团总收入的三分之一。

其二,多元化发展,万达头部资源将转移到新型服务产业,重点扶持金融与文化方向。

相应的,万达在过去一年甩卖了13个文旅项目和76个酒店给融创和富力,实现了地产行业的“大瘦身”。同时,王健林对万达集团内部进行一次结构大调整,把文化集团一分为三,即文旅集团、影视集团、体育集团,并另外新设了一个大健康集团。

大刀阔斧的改革注定夹杂着痛苦、矛盾和淘汰,与年初的福布斯榜王健林以315亿身价雄踞中国首富不同,几月后再次发布的福布斯中国首富名单上,消失了王健林的身影,继而变成了马云、马化腾和许家印之间的“三人转”。霸占王座六年之久的王健林算是遭遇了滑铁卢,名次虽未跌远,但却已经“灯火下楼台”。

可见,为实现2017年的小目标,王健林付出的代价并不小。

相比之下,马云的小目标就显得没那么沉重。马云在2016年云栖大会上也表露出了自己的小目标,即2017年阿里将不再提“电子商务”,取而代之的是新零售。

这也在过去一年的时间里得到了印证。为配合新零售,阿里不断加码线下实体商业,从收购三江购物、线下扩张盒马超市,到规划建设天猫小镇,从试水新零售体验馆,到开无人超市乃至无人4s店,再到大手笔布局天猫小店,一系列动作也基本上形成了一套“资源上云,能力下沉”的新零售体系。

回归到马云本人,2017年也算是经历了自己演艺事业的巅峰。先是在阿里巴巴18周年庆上,骑着哈雷摩托登场,带着全体合伙人跳迈克·杰克逊经典舞蹈。后又在微电影《功守道》中出任主演,用他的太极拳横扫天下功夫高手,请来王菲合唱主题曲《风清扬》。

过去的300多天,马云在自己企业家身份背后,又贴上了歌手、魔术师、武术家、演员、校长等标签……

总的来说,马云的小目标实现得还算滋润。

手机圈:雷军、赵明的小目标

相较于首富们,手机圈大咖的小目标则显得更直接、残酷且更具竞争性。

“收入力争千亿!”这是雷军在今年1月集团年会ppt上打出的几个字,也是小米2017年的“小目标”。回顾过去一年,小米遭受的压力与变革并不比万达小。经历2016年持续低迷的小米,出货量暴跌36%,曾一度引发市场对其发展前景的质疑。

不过局势在2017年稍稍明朗了一些。随着销量的回暖,小米的预期销量在下半年进行了上调;在12月时,关于小米与投行商讨ipo事宜的消息也在坊间流传开来;除了缺货等老问题,外界唱衰小米的声音也渐渐平息,并且从年底雷军发布内部信来看,小米也已完成了 1000 亿元的销售额目标。

然而销量增长并没能带走小米身上的“恐惧”、“紧迫”与“压力”,雷军把它们归结为“透支了生长性带来的后遗症”,但其实这种不安更多来自于它的对手——荣耀和赵明。

早在四年前,荣耀品牌诞生的使命还只是为了抗衡小米,然而四年后的荣耀已经全面超越小米成为最大的互联网手机品牌,这无疑让雷军倍感压力。荣耀自诞生之日起,便一直用快速奔跑屡创奇迹,在刚结束的“荣耀四周年庆暨荣耀9青春版发布会”上,总裁赵明也公布了荣耀手机的小目标:在未来三年进入全球手机销量排名前五的位置,聚焦品牌高地、覆盖人口大国。

同为互联网手机起家的小米和荣耀免不了竞争与对比,就连两个掌舵者的小目标也会被放在一起比出个三六九等。对比两位大咖的小目标,我们不难发现一个事实,即小米更侧重于扩大产品线,荣耀则更专注于手机领域,而这或将成为两家公司在智能手机领域的分水岭。

首先是销量层面。赛诺提供的数据显示,荣耀在2017年1-11月累计销量达到4968万台,销售额达到716亿元,销售额超越小米100多亿元,是魅族销售额的将近4倍,稳居中国互联网手机份额第一。显然在硬指标销量上,荣耀更胜一筹。

其次是效率之争。智能手机硬件创新乏力,营销便成了拉动业绩的主要手段。对小米来说,随着黎万强的中途离场,其鼓吹的 “参与感”零成本营销时代也就基本宣告结束。以至于小米需要不断通过综艺、冠名等方式增加曝光度,甚至雷军亲自在《奇葩说》等脱口秀中露脸。

而作为一个独立品牌,荣耀并没有过多依赖华为这个敦实的后台,荣耀每年的营销投入不足总营收的3%,几乎在消费品行业中是最低的,用“袖珍”团队和高效的营销投入,达到了远超预期的效果。

还有产品层面。作为中国企业创新领头羊的华为,显然不缺少资金和技术,也让荣耀有着更大的机会去死磕产品,比如搭载麒麟970的荣耀v10,在芯片层面针对ai进行了优化,包括人脸识别、智能常亮屏、智能旋转屏幕、智能调整系统资源、智慧运动抓拍等场景,领先行业至少半年。

站在另一端的小米则恰好相反,不断拉长着自己的产品线,手机、电视、路由等多产品线战略让小米的供应链和研发能力备受考验,雷军奉行的唯快不破并非坏事,但是,产品线越长意味着工程团队工作量越大、供应链压力越大,集团在风控和品控方面的不确定性也就随之增大。

最后是政策层面。小米的战略重心不断向零售行业转移,以至于小米手机对于其公司的战略地位不断削弱。荣耀则不同,先是从华为产业线被拆分独立运营,后又一路小跑进军海外,现如今通过任正非签发的“荣耀品牌手机单台提成奖金方案”,给出了“上不封顶”的奖励机制。不难猜测,三年进入全球手机销量排名前五的小目标,无疑展现了荣耀基于华为公司的重要战略意义。

好在对于雷军和他的小米来说也算是完成了2017年的小目标,不同的是,赵明的小目标要更有底气一些,在前三个季度便完成了荣耀全年的销售任务,三年进前五的小目标也不难感知到荣耀“清零再出发”、“亮剑2018:战全球、守北坡”的沉着与自信。

总结

王健林与马云的首富之争似乎告一段落,小米和荣耀的“一哥之争”的天平也渐渐倾斜。小目标折射出的几家欢喜几家忧,不过是商业文明的车轮永远向前留下的痕迹,那么对于未来,又有哪些企业家会对新一年进行设想,关于野心、梦想与情怀。

品牌


秒速飞艇app下载




上一篇:跟爸妈出去旅游是一种怎样的体验?

下一篇:产品思维:顺势而为,找到产品的突破口